落尘

一个只想默默写文且文笔渣的写手

我要卸载lof一段时间了,tag里面的邪教越来越多了,以前明明没有这么乱的,实在是太恶心了

[薛晓]虐 慎入

在lof记一下,以后写文可能会用


晓星尘,你真是活该,多管闲事的下场就是你这样。

晓星尘,你怎么还不醒,看来方法还是不对。

晓星尘,你都欠我好多糖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晓星尘,我今天救了很多人呢,我吃东西有付钱哦,你是不是该夸夸我,给我颗糖奖励一下呗。

晓星尘,你醒过来好不好,再给我一颗糖好不好。

晓星尘,我不要糖了,我要你醒过来。

晓星尘,你不是恨我吗,起来杀我啊。

晓星尘,你给我的最后一个糖也被我弄丢了,锁灵囊也被别人抢走了,我不甘心。

晓星尘,下辈子你可别再遇到我了。

「冰九」日久生情 第七章 上


集市上热闹非凡,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小吃茶坊、绫罗绸缎、钗环佩饰、香火纸马,各种各样的玩意儿应有尽有,街道两旁的房宇鳞次栉比,彩绸飘飞,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好一派热闹的繁华景象。

沈清秋在街市上慢慢地踱着步子,边走边打量着路边各种各样的摊贩,身边还跟着个洛冰河,他装作不经意的扫了身边人一眼。洛冰河昨天说带他出来玩,没想到是真的,他本以为只是在魔界随随便便逛一圈就回去,毕竟以洛冰河的性子很有可能这么做。可他偏偏没有,反而一大早就起来,还特意赶到人界,虽说有心魔剑在这点距离算不了什么,但这小畜生这样做还是让他有些惊讶。

“你喜欢那个面具?”

沈清秋不禁一愣,原来他刚刚想得出神,盯着街旁摊上的一个面具看了好久。这摊贩是个有眼色的,看着两人容貌不凡,身上穿的衣裳用的也是上好的料子,一般人家用不起,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跑出来玩,绝对不差钱,就热情地招呼起来:“客官,我家这面具质量可是相当的好,这十里八乡就我家的面具卖的最好,而且价格公道,一个只要十文钱,物美价廉,童叟无欺,您要是喜欢,不妨买一个回去玩玩。”

洛冰河不答,看向沈清秋,笑道:“师尊的意思呢?”这摊贩微微一愣,心中奇道:这两人看起来差不多大,原以为是朋友,没想到是师徒。

沈清秋随手拿起一个面具,这个面具以黑红两色为主,面颊和额头上涂得黑黑的,眼睛和嘴唇则是血红色,嘴部还吊着一个红艳艳的舌头,像是地狱中爬出来择人而噬的恶鬼,要是大半夜戴上这个面具出门,绝对能把人吓个半死。沈清秋在摊子上扫了几眼,道:“就要这个吧”

洛冰河摸出一锭银子,随手扔了过去,喜的那小贩笑容满面,一个劲地道谢。

沈清秋转身欲走,却不料旁边突然窜出来黑影,重重的撞了他一下,让他险些跌倒,黑影后面还跟着一个膀大腰圆,气势汹汹的女人,手里还拿着一把破扫帚,嘴里大声叫骂着。洛冰河脸色一沉,伸手抓住了那个黑影。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差点撞倒他的师尊后不道歉还想跑。

洛冰河这么一拦,那黑影就停了下来,沈清秋也看清楚了这黑影的模样。这黑影,不,这个人是个黑不溜秋、尖嘴猴腮,瘦猴一样的的男人,还是个衣衫不整的男人。这时,那女人也赶了过来,看见这幅情景愣了愣,原本指着那男人的扫帚转了个向成了指着他们:“快把我相公放开!”相公?沈清秋看了看那竹竿似的男人,又看了看那个彪悍的女人,嘴角抽了抽,真不敢相信这两人竟是夫妻。

洛冰河没理那女人,而是转过头来问沈清秋:“师尊,这人怎么处理?”沈清秋看看前面不远处的青楼,心里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嫌恶地撇开眼:“随你”,这人撞了他,他又不是什么好人,可没心情给这人求情。

洛冰河笑了笑:“好”,说完就把那人扔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另一边的墙上,留下一摊血迹。那女人被这变故给惊呆了,看到洛冰河冰冷的眼神,身子颤了颤,跑过去抱着她家相公就赶紧走了。旁边的人也被洛冰河的狠辣吓到了,转眼间他们旁边就空了。沈清秋不在意地笑了笑,这样更好,免得人挨着人,怪挤的,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当然不能让这些人坏了兴致。

两人继续逛街,路过那间青楼时,沈清秋不禁又看了一眼,然后就听到洛冰河在他耳边阴沉沉地说:“好看吗?”沈清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后悚然一惊,僵硬的扭过头,否认道:“不好看”。洛冰河快被他给气笑了,他就在旁边居然还点头,后面的否认根本毫无诚意,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那些庸脂俗粉有什么好看的,他洛冰河不比她们好看多了。随即又想到沈清秋以前好像不止一次进过青楼,他的脸色又黑了黑,一想到沈清秋以前和别人上过床,他就恨不得把那些人都找出来剁了喂狗。

沈清秋正心虚着,就感觉自己的腰上搭上了一只手,不禁瞪大了双眼看着洛冰河,这可是在街上!洛冰河没有理会沈清秋眼神中的抗议,在他耳边幽幽的说:“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啊,师尊居然还有心情看别人,莫非我满足不了师尊吗?”边说手一边在他腰上摸来摸去。沈清秋腰身一软,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脊背扩散到四肢,脸上迅速飞上一抹薄红,连忙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扒了下来,快速地往前走,把洛冰河抛在身后。满足不了?怎么可能!想起前几天下不了床,浑身跟散架了一样的情况,恨恨的咬了咬牙,是他满足不了这个小畜生吧!洛冰河快步跟上去,手又不安分地在他身上乱摸,气得沈清秋双颊通红,用折扇死命的在洛冰河身上打了好几下。洛冰河看已经把人给惹急了,就不在逗他,这才消停下来。












「冰九」日久生情 第六章

之前一直在准备考试,所以没有更文,现在补上。
说点题外话,我前几天遇到骗子了,被骗了好几百(心痛),我以为我已经够小心了,没想到还是被骗了,果然我还是太天真了,血泪一般的教训啊!人心险恶各位小可爱一定要小心啊。不说了,看文吧。



一阵风吹过,内殿里的帷幔轻轻飘拂,房檐上的风铃叮当作响,清脆的声音好似一片片玉片被击碎,又像是晶莹剔透的冰撞击在一起。内殿里的床上,透过朦胧的纱幕可以看到两道人影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床上的一人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双似血的红瞳,带着些刚睡醒的茫然,随即又清醒过来,看着怀中安睡的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勾起一抹温柔的笑,那双原本充满戾气,赤若血海的眼睛也散尽戾气,软化了一些,这人正是三界之主、魔族圣君——洛冰河,谁都不会想到他这个冷酷无情的君主还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洛冰河看着沈清秋如玉的容颜,细细地描摹着,只觉得自家师尊真是好看的很,真是天下难寻出第二个这样的人来,又觉得他在自己怀里安安分分毫不设防的样子实在可心,不禁在沈清秋水润的唇上印下一吻,又抱着仔细地瞧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起身,动作轻柔又小心,生怕把怀里的人惊醒。

洛冰河一出内殿,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杀气,腾身而起,飞往后宫的一处宫殿。他可不会忘了,昨天的秋海棠是如何趁他不在,侮辱沈清秋的,这笔账,他得跟她好好算算。

秋海棠昨天回了自己的宫殿后就一直战战兢兢,内心的不安让她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她不愿意相信洛冰河会因为沈清秋对她动手,可昨天他对沈清秋的维护却已说明了一切,心里又是委屈,又是嫉妒,委屈的是洛冰河这么绝情地对待她,嫉妒的是沈清秋明明对洛冰河那般不好,却还是能得到他的宠爱。不过昨晚她担心了一夜,洛冰河却没有来找她的麻烦,这让她心底隐隐升起一丝希望,是不是沈清秋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他对沈清秋只是玩玩而已或者只是为了羞辱他,毕竟之前的仇恨不是那么容易就放下的。这样想着,心情稍稍平复点,坐在椅子上,准备喝口茶压压惊。

可还没等她把茶杯递到嘴边,就感觉自己背后传来一阵寒风,心底的凉意直冲头顶,身体好似被冻住了,僵在椅子上。

“秋海棠”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却带着一股掩饰不住的杀意。

秋海棠艰难地转过头来,就看到洛冰河一身黑衣,杀气如瀑,冷冷地盯着她。她被吓得一哆嗦,跌在地上,杯里的茶水溅湿了她的裙摆。

“尊。。尊上”秋海棠的语气里是难以掩饰的惊慌,以前若是洛冰河来找她,她肯定开心得要死,可现在她一点都不想他来。

洛冰河蹲下来看着秋海棠惊惧的眼神,问道:“谁给你的胆子,敢去找沈清秋的麻烦,又是谁允许你进入内殿。”

秋海棠看着洛冰河那双红得几乎滴血的眼瞳,不由得抓住他的衣摆,不断地哀求道:“冰河,我。。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没有,你原谅我好不好”秋海棠的脸庞上满是泪水,钗横鬓乱,衣服上也粘满了尘土,完全看不出以前清秀的模样。

洛冰河掰开秋海棠的手,直起身来,看着伏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秋海棠,用一句话定下了她最终的结局。

“滚出魔宫,永远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秋海棠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洛冰河,“冰河,你就这么把我赶出去,为了沈清秋?你就一点也不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吗?”

“我跟你,没有感情”洛冰河无情地说。

秋海棠绝望地看着他,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冰河,为什么这么对我,你没有心吗?”

洛冰河没有回答她,转身离开,把秋海棠抛在身后,无论她怎样绝望地哭喊,都没有回头。

秋海棠说的对,他没有心,他的那颗真心已经被他给了沈清秋,虽然被沈清秋踩碎了,可也始终在他那里,从未变过,即便那颗心已经死了。现在的洛冰河内心荒芜空虚,即使他有再多的女人也填补不了,只有沈清秋才能填补这份空虚,也只有沈清秋才能让这颗心活过来。

只有,沈、清、秋。

————分割线————

沈清秋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凉了,慵懒地在床上赖了一会儿,便起床穿戴好衣服,走过屏风就看到洛冰河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粥走了进来。

“师尊起床了”洛冰河把粥放到桌子上,走到沈清秋的身边,伸手把他搂到怀里,沈清秋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任由他抱着了。洛冰河眼睛一亮,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师尊,我给你做了碗粥,你尝一尝,看看合不合口味”

洛冰河抱着沈清秋坐到椅子上,沈清秋别扭地动了动身子,想从他身上起来,却被洛冰河死死抱住,气愤地瞪了他一眼:“快把我放开!”

洛冰河恍若未闻,把粥端到面前,舀起一勺,吹了吹,送到沈清秋嘴边。

沈清秋冷笑一声,扭过头:“我不饿”,话音刚落,就听到肚子发出“咕噜”一声,顿时僵住,脸颊上不禁泛起一抹红晕,耳垂也变得粉粉的,让人想咬上一口,看看是什么味道。

洛冰河张嘴咬住沈清秋粉嫩的耳垂,似笑非笑地说:“不饿?”

沈清秋不答,继续不理他,脸上的红晕却深了一层。

洛冰河笑了笑,低沉的笑声透过胸腔传来,“好了,喝粥”说完又把那勺粥递到沈清秋嘴边。沈清秋低头看了看,纠结了一下,还是张口含住了那勺粥,温热的粥香甜软糯,很是可口,即便沈清秋很讨厌洛冰河,也不得不承认这小畜生做的饭很好吃,一碗普通的粥都能让他做出百般花样来。

洛冰河见状又给他喂了一勺,没过多久一碗粥就见底了。吃饱的沈清秋懒懒散散地靠在洛冰河身上,不愿动弹。

洛冰河给沈清秋拭净嘴唇,把沈清秋抱到榻上,看着他慵懒的样子,就像晒太阳的猫一般,亲了亲他的额头,道:“师尊,怎么不说话了”

“我整天待在内殿里,无聊死了,哪有什么话说。”

“那我给师尊讲讲最近发生的事,解解闷,怎么样?”洛冰河把沈清秋用手给沈清秋揉揉肚子,消消食,顺便揩油。

沈清秋被揉得舒服,也没在意他的小动作,给了洛冰河一个眼神,示意他讲。

洛冰河就给他讲起魔界的趣事,从市井小事讲到南疆叛乱,低沉的声音在内殿回荡,时不时夹杂着沈清秋不屑的嗤笑声。榻上的两人亲密的依偎在一起,好似热恋中的情侣,一片温馨的景象。

沈清秋把脸埋到洛冰河怀里,眼睫微垂,在洛冰河看不到的地方,眼中发出一道冷冷的幽光。他从洛冰河的话里知道了一个消息,纱华铃是在前天回到魔宫的,前天刚回来,昨天就发生了那样的事,要说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他才不信。

洛冰河看看怀里难得顺从的沈清秋,心情不禁愉悦了几分,道:“师尊若是还觉得无聊的话,不如明天我陪你去外面玩玩怎么样?”

沈清秋听到这话有点惊讶,这小畜生转性了吗,怎么突然间要带自己出去,不怕他逃走吗,不过他洛冰河既然提出来了,他也乐的答应,便回了他一句。

洛冰河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沈清秋柔顺的头发,心里开始筹划明天出门的事。










「冰九」日久生情 第五章

@沐雨轻尘 你要的更文来了


“你说谁?!”纱华铃猛的从座椅上站起来,带翻了桌子上的花瓶,“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可她现在根本注意不到这样的小事,上前伸手掐住侍女的脖子,艳丽的面容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你说尊上这一个月一直在谁那?沈清秋?怎么可能!你知不知道骗我是什么下场!”

“我没。。没有。。骗你,就是。。沈清秋”侍女的脸因为缺氧而泛紫,双手无力地挥舞着,艰难地回答了纱华铃的话。

纱华铃的脸色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变得极为难看,甚至可以是狰狞,扔垃圾一样狠狠地把侍女扔在地上,“滚出去!”侍女听到这话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宫殿。

纱华铃在殿里转来转去,口中不断喃喃道:“沈清秋、沈清秋,怎么会是沈清秋呢,尊上不是最恨他这个师尊了吗,怎么会是他呢,折磨他也用不着用这样的法子啊。”不,不是没可能,纱华铃突然间停下,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回到座椅上,细细地想着,之前关于沈清秋的事大部分都是从尊上口中得知的,他只说,沈清秋待他不好,具体怎么个不好法他也没说,尊上成了魔族圣君之后这事儿更没人敢提,尊上在苍穹山待了好几年,心里或许还留有情意,而且沈清秋那张脸着实好看,说不定尊上他……

想到这纱华铃又忍不住站了起来,“沈清秋,你个贱人,堂堂清净峰峰主居然勾引男人,还是自己的弟子。”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我得想个办法。

————分割线————

魔宫内殿,洛冰河的寝宫,沈清秋站在殿外,身上穿了一件中衣,披了一件松松垮垮的外袍,手里拿着一柄折扇,纤瘦的身体有些病弱,宽大的外袍更是让他显得好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沈清秋漫无目的地在内殿四处转着,自从他被带入内殿,就一直待在宫内,还没出来过,正好今天洛冰河不在,趁此机会出来透透气。

寝宫外种着十几棵竹子,是洛冰河为了讨好他从别处移来的,但因为魔界的气候实在不适合竹子的生长,没几天大部分就都死了,枯黄的叶子落了一地,竹身也皱巴巴的,像一个个干瘪的老头,毫无生气,只有一棵还活着,不过也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枯黄的色彩晕染了大半,只剩一点绿色还在顽强地坚持着,就像他一样。

沈清秋看竹子看得入神,再加上灵脉被封,感知力减弱,连有人在他身后站着都不知道。

“沈清秋”

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娇媚的女声因为恨意而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沈清秋被惊了一下,这个声音他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毕竟以前他天天都会听到这个声音。沈清秋慢慢地转过身来,神色复杂地看着面前的人,低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海棠”

秋海棠听到这个称呼,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几乎要跳起来,冲沈清秋喊道:“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叫我的名字!”眼睛通红地盯着沈清秋,心底的恨意快要溢出来。

沈清秋只是看着她,默然不语。

“怎么,见到我愧疚地说不出话来了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啊!你杀了我全家不够,你还要来抢我的冰河!”

“沈清秋,你一个男人,好意思跟我抢吗!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贱,连勾引男人的事都做的出来!怎么,之前的刑受不住了,就用自己的身体来换?你可真够让人恶心的!”秋海棠每说一句话,心里对沈清秋的厌恶就多一分,越说越难听,愤怒的吼声震得竹叶簌簌作响。

沈清秋听到前面的话,还能保持镇静,听到后面的时候,脸色越来越难看,双手攥成拳,身体也微微颤抖。每一句话,都让他屈辱万分,刺痛着他的骄傲,每一个字都昭示着他现在的处境:他是靠着雌伏于洛冰河身下,靠着洛冰河的怜悯才活下来的。而说出这种话的人是他年少时恋慕过的人,更是在他心底狠狠地捅了一刀。一个月来逃避现实的自我安慰,在今天被秋海棠生生撕下,把他最难堪的一面显露人前,他就像一个被扒光衣服的妓子,赤裸地站在台上,供人们指指点点。明明眼前只有秋海棠一个人,他却觉得好似在大庭广众之下,竹叶的响声就像人群的窃窃私语,嘲讽着他的不堪。巨大的屈辱压的他胸口发闷,里面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眼前阵阵发黑,几乎要昏过去。

“谁准你进来的!”一声夹杂着怒气的喝声传来,洛冰河飞入内殿,扶住沈清秋摇摇欲坠的身体,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怒气。

“尊上,我”秋海棠脸色在听到那声怒喝的时候就变得煞白,尊上不是有事出门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心里乱成一团乱麻,忍不住跟洛冰河解释,可没等她说完,就被洛冰河打断了。

“滚出去!”洛冰河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个女人说话,更不想听她那所谓的理由,天知道他一回来就看到师尊面色惨白,马上就要晕过去的样子是什么感受,他都快急死了,哪有时间听她的废话。

秋海棠听到洛冰河无情的话,泫然欲泣,可他一进来就只顾着沈清秋,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让她更是绝望,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内殿。

“师尊,你怎么样?”洛冰河小心翼翼地扶着沈清秋,让他坐到院子里的石凳上。

沈清秋坐着慢慢地缓了过来,发现洛冰河正半搂着他,想起秋海棠之前的话,用力地挣开洛冰河的手臂,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滚开,小畜生”

洛冰河被沈清秋毫不留情地推开,心中一怒,只觉得自己的真心喂了狗,转念一想,可能是秋海棠之前跟师尊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让师尊伤心了,压下心里的怒火,哄道:“师尊,秋海棠那贱人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信,你要是不喜欢她,我明天便把她杀了给你出气,别生气了。”

沈清秋从石凳上站起来,怒喊道:“洛冰河,我是个男人,别把我当女人看,我不是你后宫的那些蠢女人,你以为哄几句就好了吗!”

内殿中一片静默,只剩下沈清秋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几句不行的话,多哄几句不就行了。”

“你”沈清秋一噎,没想到洛冰河会说这种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又气又急,只能恨恨地把扇子摔在石桌上。

洛冰河笑了笑,觉得这样的师尊真是特别可爱,不禁把人搂进怀里一顿好哄。沈清秋发泄出来后,也冷静下来,没有推开洛冰河。

内殿中之前紧张的气氛消散不见,两人拥在一起,恍若一对璧人,竹叶轻轻作响,好似在为两人祈福。









[魔道/天官/渣反]众cp 小段子

*清明节贺文(贺文?感觉怪怪的)
*高虐预警,一把四十米的大刀正在向你砍来
*cp有忘羡、薛晓、曦瑶、冰九、冰秋、双玄、谷戚,不喜勿入

忘羡:


琴声如水般从指尖泄出,溢满静室,蓝忘机垂眸静坐,一身白袍纤尘不染,面容肃穆,而琴声中却是难以掩饰的凄惶哀伤。

蓝忘机抬头望向窗外连绵了好几日的阴雨,心底也像天上的乌云一般阴沉。

“魏婴,今天是清明节,我的问灵你听见了吗?十二年了,你能不能,回我一句。”

薛晓:


“道长,我今天帮一个村子里的人赶走了走尸哦,你是不是该夸夸我。”

“道长,今天的糖你还没给我呢,你打算什么时候给啊。”

“道长,我好想你。”

“道长,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一滴泪无声地落在了棺材上。

曦瑶:


“阿瑶, 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对不起。”

蓝曦臣在观音庙前,失声痛哭。

如果有来世,我愿意一辈子护着你,让你永远是那个天真善良的孟瑶。

冰九:


死了,沈清秋,你终于死了,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开心呢。


冰秋:

洛冰河眼神温柔又悲伤地看着沈清秋的尸体,轻轻地把后者脸上散乱的发丝理正,“师尊,我没有想害你的,我只是想让你多看我一眼,师尊……”


双玄:


黑水岛的祭台上摆着四盒骨灰和一个头颅,贺玄跪在地上拜了拜。

“父母、妙儿、小妹,我没有杀师青玄你们会不会怪我,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下不去手。”

谷戚:


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一点绿莹莹的魂魄,仿佛这样看着那点稀少的残魂就能越来越多似的。

我爹爹是鬼界最厉害的大王,他一定会回来的。




清明节适合发刀






「冰九」日久生情 第四章



洛冰河扔下了手中的笔,心情烦躁地在房内走来走去,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太正常。


“尊上”纱华铃娇笑着走了进来,身上穿的甚是清凉,只有几片布幔裹在身上,将重点部位挡住,一双笔直白皙的大腿就这么露出来,脚腕上还带着一对银环,随着她的走动清脆作响,衬得她的肌肤更加白皙,脸上化了浓艳的妆,眼波流转间流露出万种的风情,仿佛能把人的魂儿勾去。纱华铃黏到洛冰河的怀里,道:“南疆的叛乱已经被我解决了,尊上是不是该赏给我点什么,”水葱一般白嫩的手指在洛冰河胸前画着圈圈,一双水眸欲说还羞,这种情况,是个人都知道她要的赏赐是什么了。


洛冰河伸手揉着纱华铃挺翘的臀部,惹得怀里的人脸上一片绯红,心里却觉得纱华铃的揉起来不如沈清秋的手感好,看着纱华铃娇媚的脸蛋,想起的却是沈清秋在他身下面色潮红的诱人模样,这样想着下身不禁有了反应,只想找到沈清秋狠狠地要他一次。


纱华铃望着洛冰河带着欲望的眼神,感觉到抵着她小腹的那物,心中暗喜:我虽然离开了尊上一段时间,但魅力并没有减少,尊上还是很疼爱我的。还没欢喜多长时间,就被洛冰河一把推开,跌坐在地上,愣愣地望着洛冰河离开的背影,意识到尊上是去找别人了,心底妒火中烧,哪个不要脸的趁我不在的时候勾引尊上。以前她主动相邀时尊上从来没有拒绝过她,更别提会把她推在地上。


洛冰河进入寝宫,一把把沈清秋从椅子上拽到床边,摁在床上,翻身欺了上去。沈清秋一脸惊愕:“你。。。唔”嘴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洛冰河含住嘴唇,又舔又咬,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脸被憋得通红,用尽全力才把自己的嘴解脱出来,大口喘息着,却还是被洛冰河紧紧地抱在怀里,“小畜生你发什么疯!”洛冰河把埋在沈清秋脖颈的头抬起来,又吻了上去,沈清秋不能说话,只能恶狠狠地瞪着他,身体不断地挣扎着,又很快被洛冰河镇压,帘幕落下,里面一片旖旎。


此处和谐两千字


一番云雨过后,沈清秋累极了,洛冰河把他抱在怀里,沈清秋半梦半醒地看了洛冰河一眼,嘟囔着骂了一句小畜生,终究抵不住如潮水般的疲倦,沉沉睡去。


洛冰河低下头仔细地端详着沈清秋的容貌,好似要把这张脸永远记住,一只手在脸上轻轻摩挲着,拭去了怀里人眼角的一滴泪水,沈清秋脸上还带着欢好过后的红晕,似乎被洛冰河的动作惊到了,蹙着眉轻哼了一声,但没有醒过来。


洛冰河把他往怀里紧了紧,这几天他与后宫那些莺莺燕燕欢好时,眼前总浮现沈清秋的脸,最后总是以他上一次沈清秋为结束,所以才觉得自己不太正常。原以为是那些人姿色不够出众,没想到纱华铃回来后自己还是想着他,纱华铃那妖娆的身姿完全引不起他的兴趣,那主动的勾引竟还不如沈清秋的一个动作诱人,即便是他骂自己的样子也是好看的紧,有了这个人,其他人再美也都入不了他的眼。


洛冰河以为自己是恨沈清秋的,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他年少时拜入苍穹山,懵懵懂懂,怀着一颗单纯真挚的心,幻想着严厉却又慈爱的师尊,友好的师兄弟。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沈清秋时他的样子,容貌俊逸的人一袭青衣,高高在上,修长挺拔的身躯仿佛一根翠竹,直直地立在那里,风吹起他的衣袂,恍若仙人。当他被沈清秋点为弟子的时候,内心的激动和欢喜满的要溢出来。而当他跪在地上忐忑又欣喜地看着沈清秋的时候,那个清雅似竹的仙人,把一盏热茶,浇在了他的头上,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甩袖离开。茶是热的,心却是冷的,一盏茶,浇灭了他一腔的热情。他心里很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掉,但还是没放弃,心想可能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惹师尊生气了。之后他竭尽全力地去讨好沈清秋,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师兄弟欺辱,一次又一次被沈清秋把自己奉上去的真心扔在地上,又狠狠地践踏,昔日的幻想真的成了幻想,再浓烈的仰慕也被沈清秋不变的鄙夷嘲讽的眼神磨了个一干二净。他终于明白,师尊是讨厌他的,可是他不懂为什么,为什么师尊会这么讨厌他。他不懂,委屈,可还是怀着对师尊的那点仰慕,小心翼翼地讨好他,直到他被沈清秋打下无间深渊,他才彻底死心。


少年时期单纯的仰慕被长期的折磨和沈清秋的恶意被生生扭曲成了仇恨,内心的不甘和恨意支撑着他度过了无间深渊的那五年,他要找沈清秋报仇。可当沈清秋真的落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却迟迟没有杀他。


而那天另一个世界的洛冰河和沈清秋的关系,点醒了他。


他的确恨沈清秋,可更多的是不甘,还有爱而不得的痛苦,为什么我已经这么努力了,你还是不肯好好看我一眼。他就像一个渴望得到心爱的人认可的孩子,取得了成就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向他炫耀:看,我已经这么优秀了,你是不是后悔了?可是沈清秋即使沦为了阶下囚,还是对他不屑一顾。所有的折磨也好,辱骂也好,都只不过是想让沈清秋后悔,让他对自己好一点而已。


洛冰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放在沈清秋脸上的手不禁加大了力道,沈清秋吃痛醒过来,没好气地拍掉了洛冰河的手:“小畜生你有病啊,大晚上的不睡觉掐我脸干什么!”心里骂道:这小畜生折腾了我这么长时间还不让我好好睡觉,真是个小畜生。洛冰河回过神来,看到沈清秋正一脸不满地看着自己,半边脸上还有被自己掐出来的红痕,心疼地揉了揉,在沈清秋的唇上落下一吻,柔声道:“是我不好,师尊接着睡吧”沈清秋被洛冰河的温柔的语气弄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神色怪异地看了看洛冰河,打了一个哈欠,“别再打扰我睡觉”说完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洛冰河把下巴抵在沈清秋的额头上,听着怀里人浅浅的呼吸声,心想:这个人已经是我的了,心,也迟早是我的。




这篇主要是冰哥对自己内心的剖析

「冰九」日久生情 小剧场

*冰哥和九妹在一起后



沈清秋看着这一盘长条状的东西,用筷子戳了戳,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洛冰河单手支腮,笑吟吟地说:“这可是我特意派人从无尽之森给师尊寻来的大补之物,师尊可要多吃点,好好补补身子。”

沈清秋有种不好的预感,蹙眉道:“到底是什么?”

“虎鞭啊”

沈清秋脸色一黑,掀了桌子。

「曦瑶」小段子 甜

金光瑶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道“二哥,你坐下”

蓝曦臣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但还是坐到了椅子上。

“闭上眼睛”

蓝曦臣照做了,心里有些奇怪,又有些莫名的期待。

金光瑶犹豫了一下,最终慢慢凑近,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一触即分。

蓝曦臣猛的睁开眼睛,难以置信有些激动的看着他,眼神里带着期待的光芒:“阿瑶,你。。是不是。。”

“嗯,二哥,我心悦你”







实际上瑶妹心里想的是:二哥果然还是坐着比较好,这样自己亲他的时候就不用踮脚了。

「冰九」日久生情 第三章

emmmmm lof真是太严了,之前发的被屏蔽了,所以重新发一次